•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1-01-11 09:05 浏览

表面上看起来是分摊金额越来越高,但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平台可以随意更改规则。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郜融莲

2020年悄然而过,岁末年初之际,各大金融类APP的账单也随之出炉,其中也包括广受关注的相互宝。相互宝12月28日进行2020年最后一次分摊,这一天,相互宝2020年全年的账单也正式出炉。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相互宝分摊费的越来越高,2020年下半年也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主动退出相互宝。据相互宝公示分摊数据:9月第一期,分摊人数10552万人,而最近的12月第二期分摊人数为10219万人,减少333万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底相互宝公开一周年成绩:用户突破1亿,其中80后占比48%,90后占比31%。然而,时隔一年之后,相互宝三个月内用户骤减300万人。相互宝为什么不香了?

分摊金额持续上涨,公益变成生意?

2018年10月,相互宝打出了 “低门槛,高赔付”、 “0元加入,最高30万互助金”、“1亿人彼此守护” 的口号,上线9日内,用户数突破1000万,半年内用户破5000万,一年后用户量破亿。

然而据相互宝公示分摊数据:2020年9月第一期,分摊人数10552万人,而最近的2020年12月第二期分摊人数为10219万人,减少333万人。人数骤降的背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分摊金额也越来越高。

在相互宝成立初期,即使有人申请救助,月分摊金额不过1元左右。按照消费者的理解应该是加入的人越多,人均分摊金额越低。但随着用户增加,分摊的金额不降反增。今年以来,相互宝每期分摊金额已从每月1元左右涨至每月4-5元。

面对分摊费持续上涨(大病互助2019年全年分摊费29.14元,2020年则是90.56元)带来的用户质疑,官方以“2020相互宝全年账单”的方式,给出了正式回应。

对于分摊金的暴涨,官方回应是因为成员的疾病发生率开始走高,所以大家的分摊金会随着救助人数的增多,而变多,所以2020年和2019年相比,分摊费上涨了足足3倍还多。

不过网友们对于这个回答并不认可,因为在2019年之前,相互宝就已经出现了分摊费急速上涨的情况。此外,相互宝还推出了一款老年防癌互助计划,而这个计划的分摊金更高,人均达到414元。

对于分摊金额上涨,相互宝方没有给出直接回应,而是表示,今年下半年以来,相互宝的分摊金已趋于稳定,每期分摊4、5元左右。分摊金额取决于每期实际需要救助的重病成员人数。经过2年时间,群体的重疾发生率也逐渐趋于稳定,保持在较低水准。

至于老年防癌为何一年分摊达414元,相互宝则表示,加入该计划的年龄段恰是患癌的高发期。

值得注意的是,每救助1人,相互宝都可以按照8%收取管理费,申请救助的人越多,相互宝赚得越多,但公司并未对此公布过相关的财务数据,也让网友们十分怀疑这笔钱究竟花在了哪里,会不会被公司卷跑了,公益是否完全变成了生意?

拒赔层出不穷,随意更改规则引众议

除分摊费用太高、资金流向不清晰外,相互宝理赔困难、拒绝理赔等问题也被用户诟病。在各色媒体、新闻中,相互宝“拒绝理赔”等问题层出不穷,甚至,还被用户推上被告席。

据公开媒体报道,相互宝认定,江苏姚先生带病加入,违反互助规则;浙江闾女士母亲病理检查结果显示,所患原位癌没有达到重疾标准,无法获得互助金。

在第三方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显示,该投诉者的母亲在加入相互宝时符合相互宝互助,其母亲2020年11月出现心肌梗死,但因其母有乙肝病史,所以相互宝不予赔付。

但据该投诉者表示,在其加入相互宝时,并没有说乙肝拒赔,而是在后期更改的健康告知中增添此条,所以投诉者认为相互宝应进行理赔。

相互宝曾对其严格的理赔规则发布过相关回应,公司表示:加入相互宝时会跳出健康告知,只有满足健康告知才能参与该互助保障计划,严格的审核也是为了确保平台的公正性。相互宝委托第三方调查机构线下调查待救助人员,包括既往就医记录等,然后再由专门的审核团队进行复审和终审,最终决定是否救助。

其实相互宝遭遇的问题亦是网络互助的通病。表面上看起来是分摊金额越来越高,实际上即使分摊金额上涨,但相比保险产品的价格还是比较便宜,而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平台可以随意更改规则。

此外,最早加入网络互助者并非真正了解这一模式,更多的是被“0元加入”这种模式吸引,甚至是抱着薅羊毛的心理加入的。加之网络互助至少有90天、最多有365天的等待期,这也是早期网络互助分摊金额低的真实原因:新加入者多和多数等待期不理赔,但这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在很多分摊用户看来,明明是想来薅羊毛,没想到反被薅了羊毛,心里自然不爽。

此外,相互宝只是一种原始的保险形态与互联网的结合但并不是保险,不受银保监会的监管,如果监管伸手整改互助产品,或直接将其下架,不说已经理赔过的用户,一直以来分摊的用户恐怕更难以接受。

地位存在尴尬,未来路在何方?

其实一直以来,相互宝的地位就十分尴尬。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非局发布《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一文提及,相互宝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文中指出,应尽快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体系。

相互宝监管方面的尴尬,在蚂蚁集团上市之前再次显现。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蚂蚁集团上市前夕,便向监管关于相互宝的相关安排作出如下承诺:蚂蚁集团承诺确保相互宝合规经营,运行公开透明、不设资金池、实行实名认证;如相关政府部门出台网络互助监管规定且该等规定对相互宝的运营模式和流程提出更高监管要求,相互宝将在规定的时间内调整运营模式和流程以满足合规性要求;如因各种原因相互宝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不适合蚂蚁集团作为上市公司继续经营,则蚂蚁集团将剥离相互宝业务。

不过,虽然网络互助问题不断,但对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具有补充作用。成为了不少人的一份保障选择,尤其是在经济欠发达的农村市场,颇受欠缺保险知识、拥有保障刚需者的青睐。

另外由于具有社群归属、社群参与、频繁互动等特点,其交互频度远高于传统保险产品,而其中产生的行为数据可以为客户需求的精准识别提供助力,这是未来网络互助为保险业赋能的主要趋势,网络互助的价值也在于此。

如若蚂蚁集团剥离相互宝,相互宝或许可以借鉴类似水滴公司的模式,通过相互宝来吸引潜在投保用户,从而向商城引流变现。与保险公司合作,取得牌照向保险公司靠拢。但向保险公司靠拢,还需要筹集必要的初始运营资金或最小资本公积金,保证其偿付能力。

未来,作为网络互助平台的头部公司,相互宝的发展方向或将对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在越来越多用户退出的背景下,相互宝会不会成为蚂蚁集团的一枚弃子?如若真的被舍弃,相互宝前路又将路在何方?《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Powered by 最权威的网投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