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CE0B85F01E37EF42E7AC73E1C9A6A9A704D4954F_w1080_h720.jpg" />\u003cbr />\u003c/p>\u003cp>疫情之下,再一次经历被“逼宫”,多西顿生无限感慨" />
  •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12-31 13:57 浏览

\u003cp style="text-align:center">\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CE0B85F01E37EF42E7AC73E1C9A6A9A704D4954F_w1080_h720.jpg" />\u003cbr />\u003c/p>\u003cp>疫情之下,再一次经历被“逼宫”,多西顿生无限感慨,索性将10亿美元一把捐了。\u003c/p>\u003cp>疫情之下,美国亿万富豪们纷纷出手!\u003c/p>\u003cp>全球首富贝索斯捐出1亿美元(1美元约合7元人民币),帮助疫情期间挨饿的美国人;比尔·盖茨的基金会拨款1亿美元,投入到疫苗的研究中;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通过其慈善基金会捐赠1亿美元,用于援助医疗系统、非营利组织、教育系统和小企业。\u003c/p>\u003cp>而最壕的是推特CEO杰克·多西,一把捐出价值10亿美元的股票,约占其总资产的28%!《卫报》称,这是迄今为止抗击疫情最大的一笔个人捐款。\u003c/p>\u003cp>这还不算完,多西随后又与知名歌手蕾哈娜合作,为洛杉矶市长基金会提供了一笔总额420万美元的联合捐款,用于庇护那些遭受家庭暴力的个人及其子女。\u003c/p>\u003cp>一直以来,对多西而言,财富就好似浮云。即便手握两家上市公司,他也依旧不改“不务正业”的本色。\u003c/p>\u003cp>而在放飞自我的生活背后,多西有着和乔布斯相同的经历:大学辍学,创立了改变世界的公司,被自己创立的公司“炒”了,又在若干年后上演王者归来。\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58FB79DB2410B1C1EDDC2F225DEFC9260E029A9C_w1080_h97.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8.981481481481483%;" />\u003c/p>\u003cp style="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杀马特”青年的逆袭\u003c/strong>\u003c/p>\u003cp>1976年,多西出生在圣路易斯的一个工薪阶层家庭。父亲在质谱仪公司工作,母亲是家庭主妇。\u003c/p>\u003cp>年轻时的他,从外表来看就是个脸蛋比较帅气的“杀马特”↓↓\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26337C2A17C58C2F4FE36F621D9366CA439C2B2B_w665_h396.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9.54887218045113%;" />\u003c/p>\u003cp>但正所谓人不可貌相,多西实际上是个典型极客——8岁拥有第一台电脑,随后自学编程技术;14岁开发出一个车辆调度程序,至今有些出租车还在使用;21岁时因“黑”进一个公司的电脑网络而被该公司老板挖掘,辍学去上班;后来拗不过父母,辍学变转学,到纽约大学继续学业,但就在毕业前夕,他再次辍学跑去创业。\u003c/p>\u003cp>然而,多西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快速成功,公司在网络泡沫破灭时代倒闭了。2002年,他终于挺不下去,选择回到老家,成了“家里蹲”。此时,他已26岁。\u003c/p>\u003cp>不过,这些挫折并没有击垮多西。\u003c/p>\u003cp>他从兴趣入手,因为喜欢画画而学习绘制植物插画。但没过多久,他的腕关节就因长时间练习开始疼痛,这回成为插画师的梦想也破灭了。\u003c/p>\u003cp>在接受按摩师治疗手腕时,多西又想到长期伏案工作的程序员们肯定也需要按摩,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于是,他兴致勃勃地接受了上千小时的训练,拿到治疗师认证资格,并在2005年“杀”到旧金山,准备在按摩这行大展宏图。\u003c/p>\u003cp>但令他失望的是,旧金山显然不缺按摩师。无奈之下,多西一边通过给朋友的女儿当保姆来换取食宿,一边重新考虑软件行业。\u003c/p>\u003cp>其间,他为一家港口渡船公司做兼职编程工作,还险些因为“脏辫”+鼻环+耳环的“杀马特”造型被“炒”。好在不久后,他还是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在一家名为Odeo的公司当程序员。\u003c/p>\u003cp>温饱问题解决后,多西对这种常规工作又失去了兴趣,因此跑去参加时装设计班,开始学制衣……\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8311F6CE70E50E87FA2EFE5774747BF184BF6CC7_w1080_h720.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6.66666666666666%;" />\u003c/p>\u003cp>改变多西一生的转折发生在2006年。当时,他就职的Odeo公司陷入困境,老板埃文·威廉姆斯向员工征集好点子。多西想出了一个主意:开发一个可以让人们随时随地更新日常活动信息的通讯工具。\u003c/p>\u003cp>威廉姆斯被多西的构想打动,任命29岁的多西担任新设公司的创始CEO,而这家公司正是如今的推特。\u003c/p>\u003cp>自此,当初的“杀马特”青年开始走上人生巅峰。\u003c/p>\u003cp style="text-align:center">\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DAFFD95FC12F714154B59D8115E837C83D37B4B2_w1080_h97.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8.981481481481483%;" />\u003c/p>\u003cp style="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像乔布斯一样“复仇”归来?\u003c/strong>\u003c/p>\u003cp>然而,多西似乎并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一切。\u003c/p>\u003cp>他坐在CEO的位置上,却没干好CEO的事。他不仅旷工做瑜伽,一下班就跑去学时装设计,还不顾成本地烧钱,导致公司内部出现不少问题。\u003c/p>\u003cp>《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尼克·比尔顿曾写了一本名为《孵化推特》的书,前几章中不乏推特员工对年轻的多西管理能力的控诉:\u003c/p>\u003cp>“他是一个伟大的人、给力的朋友、有趣的老板。但是,有些问题他根本解决不了。”\u003c/p>\u003cp>“他根本不适合这个位置,就好像让园丁来当总统。”\u003c/p>\u003cp>眼看推特走下坡路,大股东威廉姆斯终于忍无可忍。2008年,他联合其他投资者“撸”掉了多西的CEO之位,亲自上马。\u003c/p>\u003cp>被迫退位的滋味不好受,多西曾说,这感觉就像在他肚子上打了一拳。\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80FAC301A741CB551D7E26D025FF70ED66C94FA5_w1080_h608.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2962962962963%;" />\u003c/p>\u003cp>但他还是很快挺了过来。2009年5月,他在推特上写道:“做好准备,去忙一个新玩意儿,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好兴奋!”\u003c/p>\u003cp>他所说的“新玩意儿”指的就是移动支付公司Square。\u003c/p>\u003cp>按照Square的官方说法,多西创办这家公司的点子来自于朋友吉姆·迈克维。\u003c/p>\u003cp>此前,迈克维经营着一家玻璃器皿加工厂。有一次,他跟人谈好了一笔生意,但最终由于他无法接受顾客使用信用卡支付而导致生意告吹。事后,他和多西抱怨这事,多西便想到应该开发一个让小商人也能使用的、个人对个人的手机支付系统。\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D9EE35DD829D6E759350927CC9D30FBE6A382B50_w474_h266.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118143459915615%;" />\u003c/p>\u003cp>创建Square后,多西一直憋着一口气,绝不让推特的旧事在新公司重演。\u003c/p>\u003cp>他不再一到下午6点就冲出办公室,奔向自己的那些爱好,而是每天长时间埋头于工作;他精心挑选公司的投资人,确保这些人日后不会挑战他的权威;他费尽心思招揽人才,并将决策权牢牢攥在手里……\u003c/p>\u003cp>这边Square发展得风生水起,那边推特却陷入困境。2011年,多西以执行董事长的身份回归推特。也正是这一年,乔布斯去世。多西因为和乔布斯有如此相似的经历,迅速成为舆论焦点,被人称为“乔布斯第二”。\u003c/p>\u003cp>但事实上,多西这次回归并没有拿回多少实权,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Square上。直到2015年10月,他才重新登上推特CEO之位。而一个月后,Square迎来上市。\u003c/p>\u003cp>多西成为少有的同时在两家硅谷科技公司担任CEO的人。\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954A9318D2B49E3DF46EB606A2403FFE9F0E58F8_w1080_h97.pn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8.981481481481483%;" />\u003c/p>\u003cp style="text-align:center">\u003cstrong>最“不务正业”的CEO\u003c/strong>\u003c/p>\u003cp>多西去年的身家达59亿美元,今年因疫情缩水到约36亿美元。其实,他的身家本来可以更高,但无奈他对赚钱这事实在不太上心。\u003c/p>\u003cp>他总想着“撂挑子”,去干点其他有意思的事,比如他想一个人航行去夏威夷,再比如他想有一天能成为纽约市长。\u003c/p>\u003cp>而回归推特的这几年里,他不接受薪资、奖金或股票奖励,年薪只收象征性的1.4美元。\u003c/p>\u003cp>除了不在乎自己的“钱包”,多西也开始逐渐不在乎自己的外貌。\u003c/p>\u003cp>曾经,他是“硅谷第一潮男”,衬衣要穿Dior的,西装要穿Prada的,钱包要用爱马仕的。\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E7E7E1CB57C4DF4093CDC0B5E8ADD9BCBBFCF83A_w616_h448.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72.72727272727273%;" />\u003c/p>\u003cp>如今,他胡子拉碴,一脸沧桑,被人说像流浪汉……\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D59ED02BBC69993F164641B81E92CFD4255FFAA0_w474_h266.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118143459915615%;" />\u003c/p>\u003cp>不过没能免俗的是,多西和很多亿万富豪一样,热衷豪宅与跑车,喜欢和美女约会,而且至今未婚。\u003c/p>\u003cp>当然,真正让多西饱受争议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他宣扬的奇葩健康理念、“胡子”绯闻以及并不高明的“打太极”手段。\u003c/p>\u003cp>他认为,一天三餐会打断工作,保持饥饿感能让人精力更好,于是一天只吃一顿饭。而为了保证健康,他说自己除了补充一些维生素,就是靠“冰火两重天”的锻炼——先在桑拿浴室待15分钟,然后跳进2摄氏度冰浴待3分钟,这样循环3次,最后再在冰浴中多待1分钟。\u003c/p>\u003cp>他的这一言论引起人们的激烈批评,有人说他是在鼓励人们将饮食失调常态化。\u003c/p>\u003cp>他和美国女嘻哈歌手阿泽莉亚·班克斯的“胡子”绯闻也曾招来很多非议。2016年,班克斯在其推特账户上发帖称,多西把自己的胡子剪下来,装到信封里寄给了她。不过,多西后来否认了此事。\u003c/p>\u003cp>在接受采访时,记者问多西:如果特朗普号召自己的狂热追随者去谋杀一个记者,他是否会注销特朗普的推特账户?\u003c/p>\u003cp>多西“打太极”说:“这将是一场暴力威胁。我们正在与世界各国政府保持沟通。”当再次被要求具体谈及这个问题时,多西表示,“我不会谈论这些细节。”这种模糊的立场再次招致尖锐的批评。\u003c/p>\u003cp>对于这些“差评”,多西一点都不在乎。他说:“我不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我很开心能表达我的所见所想。”\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6/8BAB4147401C171270648F97BF68554F959140BD_w1080_h608.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56.2962962962963%;" />\u003c/p>\u003cp>但这些任性的行为难免让他陷入麻烦。\u003c/p>\u003cp>今年年初,美国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收购了推特价值10亿美元的股份,提名了四名董事会成员,要“弹劾”多西下台,理由是:多西同时担任推特和Square的CEO职位,分给推特的时间和精力越来越少。另外,多西在2019年的时候还透露计划在南非待半年的时间,因此,他管理公司的时间会更少。\u003c/p>\u003cp>这事轰轰烈烈闹了好一段时间,最后银湖资本下场,用10亿美元才暂时保住了多西的推特CEO之位。\u003c/p>\u003cp>疫情之下,再一次经历被“逼宫”,多西顿生无限感慨。捐出10亿美元的股票后,他发推特称:“我希望这能激励其他人做类似的事情。生命太短暂了,所以让我们尽其所能去帮助别人吧。”\u003c/p>


Powered by 最权威的网投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